当前位置:银行酒店国学红楼梦中秦可卿的葬礼都有哪些人参加?为何有那么达官显贵?
红楼梦中秦可卿的葬礼都有哪些人参加?为何有那么达官显贵?
2022-06-24

在《红楼梦》之中,将近用了两章的篇幅来描述秦可卿的葬礼。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秦可卿,位居金陵十二钗正册最后一位,她在《红楼梦》中的出场比较早,也是原文中最先死去的十二钗之一。

作为宁国府长孙媳妇的她,温柔贤惠,是贾母心中最中意的重孙媳妇中的第一人,但可惜的是,她英年早逝。

秦可卿去世后,在贾珍的大肆操办下,将她的葬礼举办的风风光光,她出殡当天,四王八公更是全部到场,尤其是北静王,亲自出现在了她的送殡之路上。

一个宁国府长孙媳妇的去世,为何会惊动如此多的达官显贵?在这背后,究竟有什么寓意呢?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聊聊有关秦可卿去世的事?

1、为何说秦可卿死的离奇?

秦可卿怎么死的?是病死的吗?但凡关注过有关《红楼梦》书评的朋友,想来都明白,秦可卿并非病死的。她的死是非正常性死亡。

我们先从她的病情入手,来看看她究竟是怎么死的?

在《红楼梦》第十回中,金荣因为在学堂得罪了秦钟、宝玉,吃了哑巴亏,给秦钟磕头道歉。因此回到家闷闷不乐,同她母亲诉苦。

她的母亲金氏为人保守。他们一家原本贫寒,金荣这个非贾府子弟能够进入贾府义学读书,完全是她姑姑璜大奶奶向凤姐求情的功劳。

金荣能入贾府义学读书,不仅免去了他吃饭的费用,因为薛蟠在义学之中动了龙阳之兴,他也为此,几年来得了七八十两银子。

因此,尽管她的母亲知道她受了委屈,却依然劝他忍一忍就过去吧。只是没曾想,当璜大奶奶来找金氏聊天时,她又将这件事说了出来。

璜大奶奶,是贾府的旁系,他们家,虽然比不上宁荣二府的富足,但相对金氏而言,却要体面得多。

璜大奶奶得知金荣在学堂受了秦钟的气,心里不顺,因此,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跑到了宁国府要找秦可卿理论。正巧,遇见了尤氏。

在此,便第一次提到了秦可卿的病。

尤氏说道:“她这些日子不知怎么着,经期有两个多月没来。叫大夫瞧了,又说并不是喜。那两日,到了下半天就懒待动,话也懒待说,眼神也发眩。

原本想找秦可卿理论的璜大奶奶,听了尤氏这番话,早已没有了初进宁国府的怒气,连忙找个借口就走了。

接下来,贾珍与尤氏,继续聊着儿媳妇的病,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现今咱们家走的这群大夫,那里要得,一个个都是听着人的口气儿,人怎么说,他也添几句文话儿说一遍。可倒殷勤得很,三四个人一日轮流着,倒有四五遍来看脉。他们大家商量着立个方子,吃了也不见效,倒弄得一日换四五遍衣裳,坐起来见大夫,其实于病人无益。”

在贾府之中,出现过许多大夫,比如晴雯生病时,便出现过胡太医、王太医;林黛玉、贾母的病,同样是由王太医看治。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出,给秦可卿看病的,都是够级别的。

但为何?一大群太医,连秦可卿是什么病都判断不出来?反而,是突然出现,并非从医的张学士给她的病下了论断。

依我看来,这病尚有三分治得。吃了我这药看,若是夜间睡得着觉,那时又添了二分拿手了。据我看这脉息: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但聪明太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大奶奶从前的行经的日子问一问,断不是常缩,必是常长的。是不是?”

如此看来,秦可卿的病确实比较严重,或许,从这,我们也能理解,那一群太医为何不敢轻易下定论了。因为贾府的威势,他们担当不起,若开的药方治好了她的病还可,若没治好。只怕真如贾母打趣王太医所说,我有本事拆了你的太医堂。

这就好比《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当初大闹天宫时,连玉帝都吓得躲在桌子底下了。然而,当孙悟空护送唐僧取经时,路上遇到下界的怪物时,十个有九个都打不过?为何?这就是编制内与编制外的区别。自己干和打工的区别。

当然,这有点扯远了,我们继续回到秦可卿的病这个问题上来。

从张学士的言语中,我们可以看出,秦可卿的病确实挺严重的。即使是他,也只有三分把握,好不好得了,还得看天意。但同样,在此,他却明确了有关秦可卿病情的时间。

依小弟看来,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

我们顺着这个时间捋一捋,便能看出她的病究竟如何了?

秦可卿生病的同时,贾敬的生日也来临了,王熙凤等人趁着来宁国府喝酒的时间,前去看望了秦可卿。也是在这一节,出现了贾瑞调戏王熙凤。

(1)《红楼梦》第十一回末,原文中写道:

且说贾瑞到荣府来了几次,偏都遇见凤姐儿往宁府那边去了。这年正是十一月三十日冬至。

记住,这是这一年的冬天。

(2)《红楼梦》十二回,贾瑞因为调戏王熙凤,被凤姐两次捉弄,终于病倒了。原文对他的病,提到了两个时间点。

自此满心想凤姐,只不敢往荣府去了。贾蓉两个又常常的来索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正是相思尚且难禁,更又添了债务。日间功课又紧,他二十来岁人,尚未娶亲,迩来想着凤姐,未免有那指头告了消乏等事;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一病:心内发膨胀,口中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昼常倦,下溺连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

……

倏忽又腊尽春回,这病更又沉重。

贾瑞从病到奄奄一息,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而在这一段时间里,秦可卿还活得好好的,若按张学士的推断来看,秦可卿显然已经痊愈了。

但不幸的是,原本已经痊愈的她,突然去世了。

有关秦可卿的死亡时间,原文同样有一个可以供我们参照的点。那就是林如海病重。

再进这年冬底,两淮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

从这我们更能看出,秦可卿不仅度过了第二年的春天,连第三年的春天,也安然度过了。

2、从秦可卿的判词判曲以及她死后的几处细节分析。

有关第一点的分析,是从秦可卿病情以及张学士的推断中分析的。

下面,我们再从秦可卿死后众人的反应,以及她的判词判曲来分析她的病情。

秦可卿死后,原文中描写了三类人的反应。

其一:凤姐。

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事云板连叩四下,正是丧音,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凤姐闻听,吓了一身冷汗。

其二:贾宝玉。

闲言少叙,却说宝玉因近日林黛玉回去,剩得自己孤凄,也不和人玩耍,每到晚间,便索然睡了。如今从梦中听见说秦氏死了,连忙翻身爬起来,只觉心中似戳了一刀的,不忍‘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其三:荣国府众人。

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

显然,从众人这些反应中,我们也能看出,秦可卿死的是非常突然的,出人意料。

阅读《红楼梦》的朋友应该知道,《红楼梦》第五回中的判词判曲,是众人结局的提前预示。

对于位居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秦可卿,同样如此。

秦可卿的判词。

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

其判云: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从判词所画的画面来看,秦可卿应该是悬梁自尽而死的。这同贾珍在她的葬礼上,特殊的安排也能对应起来。

另设一坛于天香楼上,是九十九位全真道士,打四十九日解冤洗业醮。

我们再来看看她的判词。

“情天情海幻情深”:情天二字,出自太虚幻境宫门上的“孽海情关”的匾额,意思是借幻境说人世间风月情多。对于这一句,我们也可以这样解释,就是点名秦可卿为“风月”的化身。为了了解这一点,我们有必要联系她的判曲。

〔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画梁春尽”我们容易理解,这显然是对应秦可卿判词上的画的。在这一句,再一次指出了秦可卿死亡的方式,正是悬梁自尽。

“善风情,秉月貌”,在此点出的是秦可卿的为人、品性。

在贾府之中的婚姻,一般都离不开政治因素,正如薛蟠人命案时,门子拿出护官符同贾雨村所说的那样: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常常通过联姻,来加深彼此的联系。回看贾政的妻子王夫人,贾琏的妻子王熙凤,贾代善的妻子贾母,都符合这一点。

只是,作为荣国府的长孙贾蓉,他的妻子为什么会是出身低微的秦可卿呢?

他父亲秦业,现任营缮郎,年近七十,夫人早亡。因当年无儿女,便向养生堂抱了一个儿子并一个女儿。谁知儿子又死了,只剩女儿,小名唤可儿。

秦可卿本身是弃婴,是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回来的。而即便是她的父亲,也仅仅是一个营缮郎,连给儿子秦钟凑上学的二十多两银子,都费劲心机。出生如此贫穷的秦可卿,她凭什么嫁给了贾蓉,做了宁国府的长孙媳妇?

对于秦可卿的身世,有不少红学前辈认为,秦可卿出身并不平凡,她其实是犯了事的义忠亲王的女儿。因为同贾府关系亲密,被收养了,其房间特殊的布置: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涟珠帐。

以及死后四王八公的出场,都与此有关。

对此,小白有不同的看法,试想,若秦可卿真的是义忠亲王的女儿,她死后,贾府为何还会为其大肆操办?四王八公为何还会全部到场?在天子脚下,他们想干嘛?怕当今皇帝不知道吗?

我们再回看秦可卿房间的布置,会发现,其实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秦可卿品行的不端,正如她的判词所说:善风情,秉月貌。

试想,那一个正经的少奶奶,会让叔叔睡到自己的房间?那一个正经的少奶奶,其闺房会装扮的如此风情?

再加上贾宝玉进入秦可卿闺房的所见所闻。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了人来。宝玉便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更能印证这一点。

原文中在介绍秦可卿的身世时,也特意提到过。

长大时,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

曹公在写作《红楼梦》时,用词非常讲究,而对秦可卿的性格,特意用到了“风流”二字,更加值得我们注意。

再者说,秦邦业的家同贾府相隔二三十里,待字闺中的她,为何会同贾府素有瓜葛?这显然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她的养父,是特意将其培养成结交权贵的风流女子。

而宁国府,因为贾敬的出家,对贾珍的不管不顾,其伦理、风气,早已败坏。

贾珍出于对秦可卿的迷恋,让其成为儿子的媳妇,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正如后来我们所见的,贾珍父子,同尤氏姐妹厮混的场面一样。

“情既相逢必主淫”:这句中的两个情,所指不同,其中一个情,指的是秦可卿的善于风月,玩弄风月;而另一个情,便指的是,如贾珍、贾蓉这些丧失人伦的沉沦于美色的子弟们。如他们这样的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不要说不肖子孙都出于荣国府,坏事的开端实在还是在宁国府。

那么,这首判曲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呢?

其实我们想要弄明白它,还是是离不开判曲的,关键就在于这一句: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这一句,明确点出了贾府的衰败,宁国府是始作俑者,而作为贾府族长的贾敬,放任儿子贾珍不管不顾,导致他与儿媳妇乱伦,败坏门风,是贾府的取祸之道。

在秦可卿的葬礼上,贾珍如丧考妣,对儿媳妇葬礼的态度,更是直接说出了:尽我所有罢了。为了秦可卿葬礼的风光,他不惜花了一千二百两银子为贾蓉买了五品龙禁尉的官职,又花一千两银子为秦可卿买了原为怀了事的义忠亲王准备的用蔷木作的棺木。

连坏了事的王爷所用之物都敢用,由此可见,贾珍有多么的胡作非为,要知道,这可是在天子脚下呀。

秦可卿不过是宁国府的长孙媳妇,但她的葬礼,却是风光大葬。如原文所描述的:

一时,只见宁府大殡浩浩荡荡、压地银山一般从北而至。

这场面,不知道的看客,估计还以为是贾母去世了呢。

3、四王八公为何会出席秦可卿的葬礼?

在秦可卿的葬礼之上,第一次出现了“四王八公”。

那时,官客送殡的有:镇国公牛清之孙现袭一等伯牛继宗、理国公柳彪之孙现袭一等子柳芳、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修国公侯晓明之孙世袭一等子侯孝康;缮国公诰命亡故,故其孙石光珠守孝不曾来得。这六家与宁、荣二家,当日所称“八公”的便是。余者更有南安郡王之孙、西宁郡王之孙、忠靖侯史鼎、平原侯之孙世袭二等男蒋子宁、定城侯之孙世袭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鲸、襄阳侯之孙世袭二等男戚建辉、景田侯之孙五城兵马司裘良。余者锦乡伯公子韩奇,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不可枚数。

从这段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四王八公”是同贾府一样的世袭家族。在这众多的达官贵族之中,又以北静王水溶的地位最尊贵。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一点,秦可卿葬礼之上他们之所以到来,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因,那就是他们是旧友。属于“世袭”家族的圈子。

贾珍作为宁国府的族长,如此大肆操办秦可卿的葬礼,他们不来捧场,于道义上过不去。同样我们也可以看出,他们的参与,也并非是看在秦可卿这个女子的面子上,而是看在宁荣二公同他们祖先的交情上。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秦可卿临终时已经告知了王熙凤。

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要知道,也不过是瞬间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

秦可卿去世,紧接着便是元春被封贤德妃,这些世袭同盟,在朝廷之中耳目众多,或许提前得知了元春即将被封的消息。因此,趁着秦可卿的葬礼,提前来抱团取暖,也是可以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