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行酒店国学红楼梦中李嬷嬷为何骂袭人狐媚子?是因为什么?
红楼梦中李嬷嬷为何骂袭人狐媚子?是因为什么?
2022-07-31

嬷嬷,《红楼梦》中人物。贾宝玉的乳母,一个年老爱唠叨的人。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袭人作为宝玉的贴身大丫头,在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后,袭人就跟了宝玉。很多读者在评论区留言,袭人跟宝玉多年,为何没有开花结果,孕育子嗣?

人生万物,开花自然就要结果,袭人当然也不例外。笔者认为袭人在前80回不仅怀孕了,还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将林黛玉、王熙凤等荣国府的红人,都牵扯了进来。

而如果仔细分析,袭人这次怀孕风波背后,隐隐还有贾母和王夫人的影子。

李嬷嬷发难袭人:装狐媚子,并非空穴来风。

第20回,宝玉的奶娘李嬷嬷来到到怡红院,把个袭人骂得狗血喷头:“忘了本的小娼妇,我抬举起你来,这会子我来了,你大模大样地躺在炕上,见我来也不理一理。”

袭人躺在炕上,其实不是装病,而是真生病了,前面说袭人从娘家回来第二天清晨:“便觉头疼目胀,四肢火热。先时还挣扎的住,次后捱不住,只要睡着…… ”

对于李嬷嬷的怒骂,袭人先还为自己分辨,说:“病了,才出汗,蒙着头,原没看见你老人家……”

谁知这李嬷嬷知道袭人生病了,不是故意怠慢她,还是不住嘴地骂下去:“一心只想装狐媚子哄宝玉,哄的宝玉不理我,听你们的话。”

可见李嬷嬷骂袭人,不是因为袭人怠慢她,而是她故意来找袭人的茬儿的。

李嬷嬷为啥特意来找袭人的茬儿?在黛玉和宝钗来到怡红院时,李嬷嬷说出了实情:“将当日吃茶,茜雪出去,与昨日酥酪等事,唠唠叨叨,说个不清。”

李嬷嬷这番话,说得也很明白,她这次找袭人,不为别的,只是为之前茜雪被撵出荣国府来找后账的。

茜雪被撵出荣国府,距此时已经很长时间了,此时元春早已省过亲,这李嬷嬷早不来、晚不来,偏等这时来找后账,也算奇了。

更奇怪的是,当时撵茜雪, 直接原因是李嬷嬷吃了晴雯一碟豆腐皮包子,是晴雯告了李嬷嬷的状,这才导致茜雪被李嬷嬷牵连,被撵出了荣国府。

但这李嬷嬷不找晴雯的茬儿,偏偏不放过袭人,这是为什么?

笔者认为,袭人此时怀孕了,李嬷嬷有了把柄了,这才敢找上门骂袭人“小娼妇”、“装狐媚子”,要不然红口白牙污人清白,按常理来说,袭人该据理力争才对,但你看袭人是啥反应:“由不得又愧又委屈,禁不住哭起来。”袭人是不敢辩驳,认真起来,查出真相,袭人不会有好下场。

袭人回娘家:不是吃年茶,而是要打胎。

仅凭李嬷嬷骂袭人,就推测袭人怀孕,粗看似乎很牵强,其实我们细细捋一捋这前后发生的细节,就会发现,这不是凭空猜想。

就在袭人病倒的前一天,袭人被她母亲接回家吃年茶。

恰巧元春从宫里赏了宝玉一碗糖蒸酥酪,宝玉知道袭人爱吃,就给她留下了。谁知好巧不巧,李嬷嬷将一碗酥酪吃了个精光。

上次撵茜雪,就是因为李嬷嬷吃了晴雯的豆腐皮包子,这次袭人为了息事宁人,赶忙对宝玉说:“前儿我吃的时候好吃,吃过了好肚子疼,足闹的吐了才好了。吃了倒好……”

相信看过怀孕桥段的都知道,肚子疼、呕吐都是早孕害喜的症状,袭人将自己这两天肚子疼、呕吐归咎为酥酪,在众人面前说出来,无非是一种掩饰。

但仔细想这碗酥酪来得十分可疑。

既然这碗酥酪是元春从宫里赏出来的,可见贾家并没有这样东西,而袭人居然是第二次吃,说明之前元春赏给宝玉的,袭人吃了,还很对胃口,宝玉才又向宫里元春要,这才赏出来第二碗,要不然元春无缘无故单单赏宝玉一碗酥酪,又恰是袭人爱吃的,不合常理。

向宫里要一碗酥酪,这个成本实际是比较大的,除非宝玉有特殊需要,才又要,这个特殊原因是什么呢?袭人怀孕,害口,宝玉才特意去要了这个来。

再说袭人这个病,早不病晚不病,偏偏从娘家回来,第二天清晨就病倒了。

而且你看袭人母亲接袭人这段,原文怎么说的?“偏这日一早,袭人母亲又亲来回过贾母,接袭人家去吃年茶,晚间才得回来。”

此时是元春省完亲,省亲已是正月十五,次日元春又见了驾谢了恩,宁荣两府又“收拾了两三天方完”,这已是正月二十头上了,年早都过完了,袭人家又是吃的哪门子年茶,可见只是一个托词。

其次,袭人这次回家,花家就讨论起要赎回袭人的话。无缘无故,为啥要起赎她的念头?无非是袭人怀孕贾母已经知道了,要让花家安排袭人前程的意思。

这次袭人回娘家,母亲和哥哥就起了要赎她出荣国府的念头,但袭人和哥哥、母亲一番交涉,明确对家人说:“再不必起这个赎我的念头”,“次后忽然宝玉去了,他二人又是那般景况,他母子二人心下更明白了……”

第三,袭人回娘家就回吧,还说晚间才得回来,回娘家一趟,为啥不是下午趁着天亮回,而是晚间回来?

其实是袭人晚间在家喝了打胎药才送回来,如果在荣国府用这种堕胎药,那就太容易暴露了。如果大天老明回来,喝了打胎药有什么异常,是会引人注意的,而古代晚间是真的晚间,天黑好藏私,就是这个意思。

第四,我们看袭人这次病了后宝玉的表现,“杂使的婆子煎了二和药来……自己(宝玉)便端着就枕与她吃了……”

吃了药,袭人让宝玉去其他地方逛逛,谁知还没出去多久,原文说:“宝玉记着袭人,便回至房中……”

袭人这病,像偶感风寒吗?偶感风寒到还需要人喂药?还需要宝玉时时担心记挂?实际情况就是袭人吃了打胎药,在古代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不小心就是要命的事。

第五,袭人朦胧睡去后,原文说:“(宝玉)自己要睡,天气尚早……独见麝月一个人在外间房里摸骨牌……”随后宝玉就提议给麝月篦头。

这时,晴雯恰好回来拿钱,看见二人这样,便冷笑道:“交杯盏还没吃,到上头了!”晴雯这话恰好说明,篦头实际是一个非常私密的举动,随后晴雯对麝月和宝玉说:“你们那瞒神弄鬼的,我都知道……”

瞒神弄鬼,很明显了吧?麝月正是趁袭人流产的空窗期,和宝玉瞒神弄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