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行酒店国学吴藻《金缕曲·生本青莲界》:表现出豪迈与沉郁兼容的艺术风格
吴藻《金缕曲·生本青莲界》:表现出豪迈与沉郁兼容的艺术风格
2022-09-15

吴藻(1799~1862),女,清代著名女曲作家、词人,字苹香,自号玉岑子,浙江仁和(今杭州)人,祖籍安徽黟县。幼而好学,长则肆力于词,又精绘事,自绘饮酒读骚图,又题饮酒读骚图曲。著有《花帘词》一卷、《香南雪北词》一卷、《饮酒读骚图曲》(又名《乔影》)、《花帘书屋诗》等。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吴藻的《金缕曲·生本青莲界》,一起来看看吧!

金缕曲·生本青莲界

吴藻〔清代〕

生本青莲界。自翻来、几重愁案,替谁交代。愿掬银河三千丈,一洗女儿故态。

收拾起、断脂零黛。莫学兰台愁秋语,但大言、打破乾坤隘。

拔长剑,倚天外。

人间不少莺花海。尽饶它旗亭画壁,双鬟低拜。酒散歌阑仍撒手,万事总归无奈。

问昔日、劫灰安在。识得无无真道理,便神仙、也被虚空碍。

尘世事,复何怪。

《金缕曲·生本青莲界》抒写了吴藻深切的人生感悟,全词牢骚动荡,意气勃发,表现出豪迈与沉郁兼容的艺术风格。在这首词中,吴藻对社会赋予她的“性别角色”流露出极大的不满。不甘“雌伏”的社会理想使作者不禁产生了壮志难酬、人生空幻的焦虑与愁懑。对女性社会角色的“厌弃”,使作者对男性社会角色不由得发出由衷的钦羡。但无情的男权社会为女性划定的狭小空间,让吴藻欲入世而不得,欲出世又不甘。这种矛盾复杂的心情,使吴藻深感生命的无助与悲凉。她无力打破封建社会沿袭了几千年的女性生存格局,只有在虚幻的境界中,让自己的人生理想尽情飞扬。在这里,作者情思豪迈,她渴望滔滔银河水能够洗去自己女性的娇柔,洗去不公平的社会施于女性的所有不幸与苦难。她愿从此收拾起胭脂粉黛,不再为女性不幸的命运而悲愁哀叹。她渴望能够像豪侠的志士“拔长剑,倚天外”,以无畏的勇气和力量打破虚空对于人性的桎梏。但冷静的词人对于社会现实有着清醒的认识。无奈的悲凉在作者静默的沉思中,迅速淹没了上片的慷慨豪迈,透露出吴藻洞穿世事的痛楚和苍凉。在人生理想经历了无数次挫败后,作者转而将目光投向了“识得无无真道理”的虚空境界,在佛禅的清静无为中聊以自慰。这首词的基调由升骗的疏朗奔放渐转为下片的低徊婉转,不同的风格在同一首词中巧妙地融为一体,作者的情感在激越昂扬和委婉舒缓的审美氛围中得到充分的展现。

文学中传统的女性形象,往往被作为男性形象的附属物来加以刻画。这种描述方式几乎成为古代女性文学类型化的表现方式。吴藻则不然,她在表现自己作为女性的一般化抒写的同时,更倾向于表达自我个体作为人的意义的存在,呈现出自我形象抒写的强烈个性化。《金缕曲·生本青莲界》以慷慨悲昂的笔锋抒写胸中不平之气:“莫学兰台愁秋语,但大言、打破乾坤隘。拔长剑、倚天外。”,悲慨豪宕的语调表达出词人对现实社会的无奈与失望,堪称吴藻追求人生理想的真实写照。这首词与《金缕曲·闷欲呼天说》几为同调,表明了吴藻追求个性解放和精神独立的人格思想,成为清代中晚期女性独立意识觉醒的有力宣言。吴藻所书写的人格意识具有深刻的思想意义,很大程度上涵括了广泛的社会内容和时代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