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银行酒店国学红楼梦中,不受人喜欢的赵姨娘与贾环有哪些无奈之处?
红楼梦中,不受人喜欢的赵姨娘与贾环有哪些无奈之处?
2022-11-06

《红楼梦》中,赵姨娘和贾环这两个人物,真的写得特别出彩。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赵姨娘和贾环这一对母子确实不讨喜,贾探春说赵姨娘是阴微见识;贾政形容贾环举止猥琐;但曹公笔下的人物从无好坏,那么他们二人的无奈我们又该如何去理解呢?

也许,如果我们理解了元宵节贾环做的那个灯谜,就能明白他们母子二人无奈的根源了:

“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大哥只在床上坐,二哥爱在房上蹲”。

这句灯谜是元宵节时,贾环做的,元春将她们的灯谜都收了去,独将他的退了回来,公公直言道,贵妃猜不出这个灯谜,叫我来问你谜底是什么?众人见了这个灯谜也是哄然大笑,似乎没有一个人表现出对他的一丝尊重。

贾环,虽然是庶出,但从身份上看,他也是贾政的儿子;贾政原有三个儿子,长子贾珠死了,便只剩下贾宝玉、贾环了。或许,但我们将他的灯谜联系他的处境就会发现,他做这个灯谜的真正用意。

大哥有角只八个,二哥有角只两根;大哥爱在床上坐,二哥爱在放在蹲。

这一句看似是灯谜,却又并非灯谜,贾环用简单的两句话,道出了他同哥哥宝玉截然不同的生活待遇。

如果按封建社会的制度来看,贾环这个庶出的儿子应该同王夫人生活才对,但事实是,他依然跟着奴才出身的赵姨娘为生。

贾环这个公子哥的地位,竟然比不上他的姐姐贾探春;贾环这个公子哥,竟然落到了连莺儿这样的丫鬟都能当着他的面说他没有一点公子样?是谁造成了如今的贾环呢?当然是贾政。

作为贾环父亲的贾政,没有为他提供一个本该属于他的生活环境,跟着奴才出身的母亲生活,自然处处让人瞧不起。

莺儿和他赌钱,为了几串钱,贾环耍无赖,莺儿便直接嘀咕到,一个少爷,还赖我几个钱,前日宝二爷和我们玩,赢了那么多,到最后都分给我们了。

贾环听了,委屈的说道,我哪有宝哥哥的地位,大家都愿意跟他玩,都看不起我不和我玩,说着说着便哭了。

贾环受王夫人的命令正抄着《金刚经》,宝玉一来,王夫人又是搂着宝玉又是左一个儿又一个儿的叫,看见他喝酒了,赶忙让丫鬟服侍他睡觉。

彩云是唯一一个对贾环好的丫鬟,宝玉这个花心大萝卜却依然不放过,当着他的面调戏她,贾环实在忍无可忍,才将身边的油灯推向了宝玉的身上。

年纪轻轻的贾环对哥哥宝玉是一种什么感情?当然是嫉妒,当然是恨了,为何同样都是少爷,地位却天差地别。

贾赦病了,贾环、贾兰先去看望了,贾宝玉一来,邢夫人忙让他坐到自己的边上,抚摸着他,贾环看不下去了,叫着贾兰要走,宝玉见了,也打算离开,但邢夫人却唯独留下了宝玉。

这样的画面太多太多,这样的不公也太多太多,同样是一个父亲生的,贾政为何让他们兄弟两的地位有着如此的差异呢?

我们再来看看赵姨娘,贾环看望宝玉时,正好看见芳官手里的茯苓霜,便向她讨要,芳官见是藕官给的,便不愿意给,于是同他说,我去另找给你,找来找去,才发现,茯苓霜已经没有了,于是,将一包茉莉粉拿了出来,贾环本想接过来,芳官一脸嫌弃的将茉莉粉仍到了炕上,贾环无奈,只得跑过去从炕上拿起来。

随后,贾环拿着这个高兴的跑回了家,赵姨娘、彩云打开一看,哪里是什么茯苓霜,原来不过是替代品茉莉粉,气急败坏的赵姨娘,便拿着这个跑到了怡红院,照着芳官的脸就扔了过去。大骂道,你不过是我们家买来的戏子,也学着看人下菜碟了;不曾想芳官怎么说的,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己,赵姨娘好歹也是贾政的妾啊,她算什么东西,竟然能如此的轻视赵姨娘。

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探春秉公处理,这本没错,问题就在于,王夫人最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为何她不处理,偏偏要让探春这样一个身份尴尬的人处理?王夫人真的忙到连这样的小事都处理不了吗?

赵姨娘大吵大闹的说了一句话,很值得我们深思,她说,分明是太太仁慈,只是你们这些人刻薄。王夫人真的是这样一个仁慈的人吗?也许我们读者心里最清楚。

小结:

赵姨娘和贾环,在贾府里的地位是低微的,而他们低微之所以如此低微,其本质原因就是贾政的无能;作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却不能为他们争取一份他们原本还拥有的生活,这不是无能,又是什么呢?

也许,贾环的这句灯谜,才是他发自内心的对这种不公的呐喊,只是在贾府这样一个人情冷漠的大家族里,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他们罢了。